赤色夕阳

梦回丰臣(二)——忆河(上)

看前请注意
1.人物ooc
2.爷爷略消极(原因请见后文)
3.如果没问题就请继续,有错误欢迎指出。以后也请多指教

三日月视角
    “家主,您真的决定了吗?!”
    “吾意已决,汝不必多说了。”
    “可是……那把刀、那把刀可是三……!”
    “够了!我知道,可是,没办法了。现在这天下已是丰臣囊中之物,仅凭我们的力量,是不足以抗衡的。我不想让三好家灭亡”
    是的,我知道,自己将再一次被赠予他人,置于华丽的刀架上,作为权利的象征,供人观赏。
   我明白,这就是我的命运——作为一把没有实际战绩的刀,辗转于他人之手。
  
    新的主人为了庆祝,在大阪城举办了一场酒宴。其实,那也不过是在向世人展示自己的力量——无聊透顶。
    无视他们的谈话,也不在意之后又被赠予谁——反正也只是换个住所罢了。
   这么想着,我漫无目的地四处走动,只想寻得一处安宁。
   “今天的月亮真美啊。”就像那一天的月亮。
    “是的,今天的月亮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月亮。”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    “你,是这里的付丧神吗?”竟然能够看到我的存在,而且,能在我没发觉的时候靠这么近……
    “啊,抱歉。我是一期一振,粟田口唯一的太刀,现在是丰臣秀吉的佩刀。您就是天下五剑之一、三条宗近最高杰作——三日月宗近吧。刚才失礼了,不小心让自己迷失在这轮新月之中了。”他看着我的眼睛,微笑地说到。
    “是吗,那就不打扰大人雅兴了。”一期一振,骨喰的兄长吗。
    “哎哎,等等,既然来了,就一起吧。我知道一个赏月的好地方。而且,在去的路上,请让我为您介绍大板城。”他拉过我的手,不大却不容置疑的力道,以及,从手心里传来的温度——好暖。这温度令我不禁回握住他的手。
    怎么感觉,他的气息变了,好像没有那么紧张了?

    高台
    “到了,怎么样?这里,可以看到整个大阪河。那里是护城河,刚好这几天樱花开了,鲶尾他们一直吵着想去看……”又是这样自顾自的。
    “为什么,这么热心?你,不应是这样的刀,作为丰臣秀吉的刀,你不应该是这样。”我打断了他的话。
    “噗,哈哈。原来您一直在想这个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就告诉你答案吧——我一直期待着你。”
    “我不知道天下人或是秀吉大人怎么看待三日月宗近这把名剑,但我可以告诉你,我,一期一振吉光,继承父亲的愿望,一直期待着您。对于我自身来说,我仅仅是期待着您的存在,不是作为三条家名作、天下五剑,而是作为名为‘三日月宗近’的您。”
    “这个答案,不知您是否满意?”他带着笑,对我说。
    虽然不想承认,但不可置否,我被他的话打动了。
    “你很特殊,和其它的刀或人,不一样。”
    “是吗,我倒觉得没什么……那个,之前也说了,护城河的樱花开了,请问您愿意和我一起去…呃,赏、赏樱花吗?”
    之前还不由分说的把人拉过来,说了那样一番话,没想到会因为一个邀约而害羞……
    “好啊,一期一振君,还有,叫我三日月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 “那为了公平,请称呼我‘一期’,三日月殿。当然,如果可以,我希望您能称呼我为‘御前样’”他走过来,俯身在我耳边用调笑的语气说着。
    “这可真令人困扰啊……”我用袖子遮住微微发烫的脸颊。
    “玩笑话而已,请不必放在心上。那么,明天早上,我回来接您,请务必在正门处等候…不,是我一定会在正门处等待您,不论多久,我都会等待您。”
    “那么,时间不早了,我送你回去吧”
    “不,不用了。我自己回去就行了,一期还是快些回去照顾你弟弟吧。不然,他们会着急的哦。”我边往回走边对一期说到。
    “还有,晚安,御前样…”
    真是的,这么要求的,不就是你吗?现在又一脸惊讶的看着我。我也是很困扰的啊…自足利将军后,还是第一次,会对明天抱有期待。
    一期一振……
   

梦回丰臣〈一〉——忆城
萌新,第一次发文,ooc请见谅
对日本史不怎么熟悉,有错误的地方欢迎指出
另 ,文中有私设,可以接受的就请往下翻阅吧

(果然还是好哈子卡西)

一期视角
   “汝,想回到过去吗。”
    『谁?』
   “汝,想守护荣光吗。”
   『熟悉的声音』
   “告诉吾,汝之愿,无论何事,吾皆能如愿。”
    『我的愿望……』
    “试问,汝想改变历史吗?”
    『我,想知道,大板城的回忆,被再刃前的我的一切!我所见的天下第一城,我所守护的丰臣家,我所为傲的弟弟,和……我所爱的……』
    “甚好!那,祝君武运昌隆……”
     随着声音的消失,意识逐渐模糊
     回过神来,不是熟悉的本丸,而是并不陌生的——大阪城!
    “没想到我还能以‘天下一振’的身份回到此处。” 一期站在城楼上,眺望着远处宏奇的景致。
    “啊,找到了!一期尼在高台哦!”
     『这声音是,鲶尾吗』
    “怎么了,这么慌张。”
    『总之先搞清楚自己以前的说法方式和行动准则吧,毕竟,之前听鹤丸殿说现在的我和以前的“我”差距很大。』
    “不,不是战斗的事,战场方面一直都很顺利……啊,这里这里!骨喰、厚!”
   『看来暂时没问题了呢 ,那接下来就是弄清楚现在是什么时间了,还有,那位殿下,现在是否已经身在此处了呢』
    “一期尼,”银色短发的少年对一期说到,“秀吉大人几天前得到一把新刀……我想,你应该会认识。”
    『我认识的刀吗,这个时候,会是他吗?』
    “对对对,本来我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就想第一时间告诉你,但没想到一期尼居然跑到这里来了!”厚藤四郎道 
    “抱歉,稍微想出来透透气,顺便赏赏樱花,那么,那位新来的刀是哪位?”
    『如果是他就好了,不知为何,一到大板城,心里的思念见就好像被无限放大,那感觉就像是错过了什么——心好痛啊,比那场大火焚身的痛苦更加强烈!』
    “是三日月殿哦!那位被誉为‘天下五剑’中最美的刀——三日月宗近!不知道那位付丧神长相如何呢?话说骨喰,你曾经和三日月殿在足利家共事过呢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?”鲶尾对骨喰问道
    “三日月殿是一个很强大、很美丽的一位付丧神。”
    “就这么点吗,能不能详细一点啊!”
    “好了,不要闹了,再闹一期尼就要生气了。”厚制止道
    “嗯,厚说的不错,至于三日月殿是怎么样的一位呢,迟早会知道的,在那之前,不如先商量一下待三日月殿来之后,带他去大阪城的哪里游赏,我想,他会喜欢的。”
     『很快就能再见到你了呢,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也能……』
     “那就去护城河吧,刚好樱花也开了,再带上美味的和果子……”
     “赞成。”
     “我也赞成,一期尼怎么看?”
     “好啊,就去护城河吧,三日月殿应该会喜欢这样的景色。”
     『而且,我也想看看,护城河,那一定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』